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死鸭子嘴硬_神秘复苏
笔趣阁 > 神秘复苏 >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死鸭子嘴硬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死鸭子嘴硬

  “看样子你们的计划还在实行阶段,并没有彻底的完成,既然如此,那么我可以宣布,你们的计划结束了。”鬼域之中,杨间从火光之中走了出来。他再次留意了一下周围的形势。最关键的点在于那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,虽然这个女子头上盖着红布,看不清楚样子,但是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之前被张羡光从鬼邮局里带走的何月莲。而一旁那个阴冷模糊的红色女子身影毫无疑问就是鬼画之中的厉鬼。何月莲此刻和厉鬼牵手,彼此僵直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不知道暗中产生了什么样的灵异冲突。可目前结果是好的。因为张羡光并没有得手。“连同杨间在内一共有四个队长赶来了这边,也就是那边的行动就拼掉了对方四个人么?这和预想之中的结果相差太大了,尤其是最重要的这个杨间非但没死,而且似乎还驾驭了新的灵异力量......这火阴冷却又灼痛,只针对驭鬼者,多半是那个李军身上的鬼火。”聂英平脸色格外的凝重,他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狂妄。四个队长站在眼前,一旦动手,死的绝对会是他,想要赢没有任何的可能。“计划真的失败了么?”聂英平感到一种无力和不甘。他还想拼,可是杜洪,张莹死了,张羡光虽然身为邮局的管理者可是自身并没有多少灵异力量,并且被那个噩梦杨孝克制,现在还在沉睡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过来。还有活动能力的人就只剩下他一个。而聂英平要面对的却是孙瑞加上十几个亡魂,以及杨间和剩下的三个队长。这种事情,他怎么可能做得到。“你刚才不是很能说么?怎么现在一句话都不说了,难道是怕了?”杨间盯着聂英平语气平静的开口道。但是这平静的语气之下隐藏着的却是森然的杀意。“怕?”聂英平冷哼一声道:“和灵异打交道这么久,活到现在,你觉得我会怕么?只不过是计划出现了纰漏,让你们这几个队长活下来了而已,不然的话这场争斗是我赢了。”说话的时候他缓缓的往后退去。覆盖在身上的那一只只阴冷焦黑的鬼手此刻正在被冻僵,然后灵异力量得到了削弱,他略微一晃,一只只诡异的手掌就脱离了他的身体被他甩开来。仅仅靠一只鬼手还压制不了他。“你身上的纹身不错,以前我认识一个朋友,身上也纹着一只恶鬼,可惜没能活下来,看样子你的运气更好一些,找到了掌握灵异平衡的方法。”杨间留意到了他身上皮肤上的厉鬼刺青。毫无疑问。和当初张韩身上的是一样的,虽然厉鬼的图案不同但明显是出自同一个地方。那个地方应该是恐怖刺青馆。只是杨间并不知道恐怖刺青馆的真正位置,也没有刻意去寻找,并且随着张韩的死,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在意了。“怎么,你也对那鬼地方感兴趣?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”聂英平看了一眼身上的纹身,知道杨间想探听。杨间道:“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我也就不问了,这就送你上路吧。”他的鬼眼此刻不安分的转动着。鬼域之内火光充斥,点燃一切,但是在这里受到影响的就只有聂英平一个人,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。以杨间对鬼域的掌控,完全可以将人和灵异力量错开,彼此互不影响。火光的笼罩,让聂英平感受到了灼烧的刺痛感,而且这种感觉不是在皮肤表面,而是在身体内部,仿佛内脏都要燃烧起来了。要知道这还是他有灵异力量对抗的情况之下,如果没有灵异力量对抗,那么他现在就已经被活生生的烧死了。“耗下去的话我必死无疑,奋力一搏还有机会,这个杨间虽然活下来了,但是他一定也有损耗,至少我没有看见他手中的那根棺材钉,以及一直跟在身边的恶犬,在这里拼死他,让他的灵异力量失控,事情或许还有转机。”聂英平目光闪烁,脑海之中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。到了这一步,除了继续拼下去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。“动手。”他很果断,脑海里这个想法一出现内心立刻就坚定了下来,聂英平双手紧握,打算依靠那个老旧的拨浪鼓对周围的所有人产生干扰,然后一次袭击之下分出胜负。可是就在这个时候。聂英平手掌一紧握,却发现自己竟然抓了个空。随后他就看见,杨间身后的一个人手中竟把玩着刚才自己手中的那个拨浪鼓。“这个拨浪鼓真不错,是以前从没有见过的稀奇玩意,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灵异力量,回头我好好研究研究。”周登此刻喜上眉梢,反复观看,把玩着手中的拨浪鼓,浑然没有在意那个聂英平要杀人一般的目光。“你又偷别人的东西了。”何银儿瞥了一眼道。周登立刻反驳道:“这怎么能叫偷,我可是正大光明的从敌人手中夺走他的武器,刚才他可是一直有所防备,我可没有下黑手。”“该死的家伙。”聂英平此刻暴怒,恨不得将这个周登千刀万剐。没了这件灵异武器,他连拼命的资本都没有,此刻刚想动,下一刻他就看见无穷无尽的火光铺天盖地的朝着他涌来。他眸子陡然一缩,整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,只有一片阴森的火海。“可恶啊......”聂英平发出了不甘的怒吼。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就被火光给吞没了,虽然在鬼火的笼罩之下他还挣扎对抗了一翻,可是依旧无济于事,因为这鬼火之中夹带着炉火的灵异,这种灵异点燃了他的身体,以及他的骨头。身体内的灵异作为燃料,疯狂燃烧着,除非他舍弃身体,否则身上的火焰是不会熄灭的。当然,若是现在他能逃离杨间的鬼域,脱离鬼画,或许还有一丝活下来机会。可是聂英平做不到,他鬼域不如杨间,挣脱不鬼域就意味着摆脱不了这片火海,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这种炙烤。这就是现在杨间鬼域所产生的一种质变。“真是一个顽强的家伙。”杨间眯着眼睛,看见火光之中聂英平挣扎的身躯。短时间内,这家伙竟没被烧死,还在火焰之中蹦跶,这种生命力堪称顽强。不过这也从侧面表明了这个聂英平的确是一个高手,只可惜遇到了自己,如果这样的人愿意加入总部的话,多半也是一个队长级的人物。“这就结束了?我还想再出手呢。”周登此刻睁大了眼睛,看着被火海吞没的聂英平,立刻感到一阵痛惜。他还想偷点什么东西回来,可是现在却没机会出手了。“本来他们就已经输了,这个聂英平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,一个人对上我们这么多人,输是必然的。”陆志文缓缓道。“杨间,你来的太及时了,差点我们就要输了。”孙瑞此刻大松了一口气,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。杨间说道:“已经算是来晚了,我们被另外一个张羡光拖住了太长的时间,不然的话,何月莲连牵手鬼画的机会都不会有,现在张羡光的那些队友死光了,可是他留下的隐患还在,这件事情还没有彻底结束。”“可是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。”孙瑞道。此刻一旁杨孝忽的道:“张羡光马上就要脱离噩梦的世界了,身为邮局的管理者因为在噩梦之中没办法轻易杀死,所以他找到了破解噩梦的方法。”“鬼梦的灵异我熟悉,他挣脱出来也是合情合理的,不过现在,他只怕会后悔自己清醒过来。”杨间说道。被拉进噩梦之中的人并不是完全就是死路一条,只要将梦中的厉鬼干掉,那么就能结束一天的噩梦。当然也仅仅只是结束一天而已。第二天噩梦还会继续。周而复始,直到进入噩梦中的人死去这一切才会结束。果然。如杨孝说的一样。陷入沉睡之中的张羡光此刻睁开了眼睛清醒了过来。他成功了。在噩梦之中战胜了梦中的厉鬼,脱离了出来。然而当张羡光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却愣住了。他的周围被一片火光笼罩,整个世界不再是灰蒙蒙的,而是一片金黄色,而且周围更是围着杨孝在内的十几个亡魂和第四任管理者孙瑞,以及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几个人......杨间,何银儿,周登,陆志文。而刚才还在的队友,杜洪,张莹,聂英平三个人却已经没有了踪迹。结果显而易见。“用得着这么盛大的阵势来欢迎我么?”张羡光很快回过神来,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。他明白。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身边志同道合的队友死光了,对方还有队长存活。“你一己之力对抗总部,对抗国内灵异圈的顶尖力量,输的不冤枉。”陆志文开口道。“输?”张羡光看了所有人一眼:“我可没有说我已经输了。”“这种情况之下,你觉得你还有翻身的机会?”杨间盯着他。“有些时候失败其实也在计划之中,我从未想过行动一开始就能够一帆风顺。”张羡光说道。周登骂骂咧咧道:“你这不是死鸭子嘴硬嘛,输就是输了,还这么多屁话。”张羡光笑了笑:“我是输是赢,得看那边的情况。”说着他看向了一旁和鬼画之中的厉鬼牵手中的何月莲。“是鬼画侵蚀何月莲,彻底的厉鬼复苏,还是说何月莲驾驭鬼画,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驭鬼者呢?我觉得这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。”“就算是何月莲成功驾驭了鬼画,一切都和你没关系。”孙瑞说道。张羡光说道:“不错,是和我没关系,但是你们又怎么能够肯定,何月莲就不会按照我安排好的路走下去呢?普通人可是很容易被灵异影响的。”“其实谁掌控鬼画的世界我不是那么执着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杨孝明白了张羡光的想法。他自己失败了也不要紧,只要计划成功了就行,何月莲看来不仅仅是一个棋子,还是一个后手。“现在就杀了何月莲。”何银儿冷冰冰的说道。杨间皱着眉,伸手拦住了她。“你拦住我做什么?”何银儿问道。张羡光说道;“晚了,现在的灵异冲突已经开始了,你这个时候杀了何月莲就等于让鬼画事件彻底失控,到时候危险胜过何月莲成为驭鬼者。”“毕竟鬼画现在已经影响了足够的范围,此刻失控等于害死无数人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qu7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qu7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